姐姐和她的两个可爱的室友们

时间:2020-07-31

转眼间暑假就结束了,我的大一的暑假结束了,姐姐大二的暑假也结束了。

姐姐开学的时间比我早一个星期,不过姐姐打算早一点去学校,不打算快要报到

了再去学校。一大早上她就打电话给我说,要我下午过来帮她清理行李,然后帮她把东西

搬到学校去。作为弟弟,这种任务当然是义不容辞的,更何况我姐还说要请我吃

饭,那就更应该去帮忙了。

中午吃完了午饭之后,我来到姐姐家,敲了门之后,只听见屋里传出了姐姐

的声音:「谁呀?」

「姐,是我。快给我开门。」

「好,等一下。」过了个几秒钟之后,姐姐就把门打开了。

开门之后一看,原来姐姐还穿着睡裙,头髮也是乱糟糟的,看样子应该是刚

刚起床。今天姐姐并沒有穿上次在我家穿的那条睡裙,毕竟那是高中的时候穿的

衣服。姐姐今天穿的睡裙才是真正成年人穿的睡裙,蕾丝面料不是很透明的,是

吊带款的,所以可以看到姐姐的酥胸和乳沟,裙襬的高度刚刚到膝盖的上方,将

姐姐的大腿完全遮住。

姐姐的里面沒有穿内衣,由于才睡醒起来,所以睡裙也不是很整洁,一边的

吊带也从姐姐的肩膀上垮了下来,姐姐的半个乳房都暴露了出来,要是吊带再垮

下来一点,估计我都可以看见我姐的乳头了。

我连忙帮我姐将肩带扶正,当我的手伸向我姐时,我姐先是一愣,之后发现

自己的肩带垮了下来,就默默地让我把肩带扶正。

「姐~~你看你,胸部都露出来了都不知道,而且衣衫不整,头髮也是乱糟

糟的,快去打理一下吧!等下我帮你清。」

姐姐点了点头就进了厕所。

这时我在姐姐家里看了看,舅舅仍旧在外面出差,舅妈也去上班去了,就只

有我姐和我外公在家,而我外公正在睡午觉。

几分钟后,我姐出来了,头髮梳理清了,衣服也整理好了,只是仍旧穿着那

身蕾丝睡裙。

「好了,衣服我已经清好了,现在就只剩下被子、床单什么的和一些日用品

了。」

「姐,其实你还有一些衣服沒清啊!」

「都清了啊,剩下的以后再一点点的拿吧!」

「姐,我说的是你的睡衣,就是你身上穿的那件,你这个要是不清,看你回

了学校,睡觉的时候穿什么。」

「哦哦,差点就忘了,等下东西清完了记得提醒我。」

之后我和我姐就开始清理剩下的东西,我还是不时地看到姐姐胸部的春光。

东西清好之后,姐姐也换好了衣服,我们提着行李就下楼了,当然重物都是由我

来提的,姐姐只拎着她的包包和一些衣服。

因为我们家住在一个大学,而且又是居民区,所以一般是很难拦到的士的,

所以下楼之后,我姐就要我在门口等着,然后她就跑到校门口去拦的士。

过了将近二十分钟,姐姐终于拦到的士回来了,司机师傅帮我们把行李搬上

车,我们也坐上车。出发~~向姐姐的学校——体院出发!

终于到了体院,将姐姐还有姐姐的行李搬上楼去之后,我就觉得自己累得个

半死。姐姐的寝室在六楼,背着这么多东西上楼,差点累死我了。

在这里介绍一下我姐姐所在的这栋宿舍楼的情况吧!这栋宿舍楼是体院里唯

一的一栋男女混住的宿舍楼,一楼到三楼住的是男生,四楼到六楼住的是女生,

每层楼的楼梯间有道栅栏门,到了晚上就会关掉。在关掉之前,楼管会挨个寝室

的查人,将不是该寝室的人请出去,由于还沒开学,所以这几天晚上沒有楼管来

查人。六楼里有些寝室是三人间,我姐姐刚好就住在三人间,姐姐的两位室友还

有我姐,相互都不是同一个班的,是以前分寝室的时候,将每个班多出来的人分

配到一个寝室。

八月底的这几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变得很凉快,所以姐姐今天穿了一件

薄的针织衫。

上到六楼,来到姐姐的寝室前,我姐打开寝室门,我们把东西帮进去之后就

坐下来歇息了,我趁这个机会环顾了一下四週。

姐姐的寝室挺大的,总共二十来平左右,整间房被竖着隔开,一边是睡觉和

读书的地方,另一边是洗漱的地方,洗脸池还是陶瓷的那种,一共两个面盆,天

花板上是晒衣服的地方,而最靠里的地方又用墙隔出来了差不多三、四平米的地

方作为厕所。

姐姐的两个室友似乎已经先来了,由于我姐这边有个通往洗漱间的门,所以

这边只能摆一张床,我姐的两个室友的床全摆在对面。很多人都以为女生的寝室

很干净整洁,其实也不都是这样,至少我现在看到的不是。

我姐正对面的那张床上,被子乱糟糟的搭在床上,衣服也是乱糟糟的放在床

上。桌子上面是各种化妆瓶杂乱无章的堆在一起,还有摊开的书,板凳上还放着

两个衣架。我姐另一个室友的床倒是蛮整洁的,和它旁边的床形成鲜明的对比。

这时,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花花绿绿的东西上面,那是一个挂在我姐床对

面那张床上的胸罩,是个紫色的半杯型,虽然对胸罩的尺寸我不是太懂,但是我

也可以知道这个胸罩的罩杯绝对不小。

这时,突然一只手敲在我的头上,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我姐,「到处瞎看什

么呢?」虽然我姐是质问我到处看什么,但我在我姐的脸上看到了淡淡的醋意。

我沒说什么,摸了摸头。

「好了,你看也看够了,休息也休息够了,快来帮我铺床吧!我刚刚跟我的

室友打电话了,她们马上就回来,你要看就去看活人吧!」

「哦哦,知道了。」

说完,姐姐便爬上了床,让我把埝絮递给她,然后我也爬上了床,我抓住一

头,我姐抓住一头,拉开了埝絮,然后姐姐转过身来,屁股对着我整理床头,而

我开始整理床尾。当我整理完了之后,姐姐那边还沒整理完,我看着我姐对着我

的屁股就在想:要是姐姐今天穿的不是牛仔长裤而是短裙该多好啊,那么姐姐摆

着这个动作时,我姐裙下的春光一定会一览无遗。

等姐姐铺好了床头,我又下床递上毛毯、枕头什么的,然后和姐姐一起把剩

下的东西也清理好了。

当我们刚要坐下来休息的时候,寝室的门开了,进来一高一矮两个女生,比

较矮的那个女生一进门就扑向我姐:「芳芳,想死你了~~」说着,一口亲在我

姐的嘴唇上。

这一幕直接把我看呆了。

那个女生在我姐的脸上蹭了半天,另一个高个的女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

她们俩推开道:「好啦,不是就一个月沒见,至于这样么?上个月不是还一起出

来玩了的。而且这里还有个男生看着呢!」说着,指了指我。

当高个女生指了指我的时候,我才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矮个女生看了看我,带着调戏的味道对我姐问道:「芳芳,这是谁啊?这难

道是你的男朋友?一个月前我们都还不知道你谈朋友了呢。老实交代,什么时候

找的~~」

那个女生虽然是在问我姐我是谁,可脸上的表情却让我感觉的是,她知道我

是谁。高个的女生似乎也是知道我是谁的。

我正准备解释我是谁,我姐先开口了:「这个是我表弟,就是我以前总和你

们说的那个。」

「原来是你表弟啊~~」矮个女生应道,但是我总感觉她早就知道了,而且

还知道些別的什么。

之后姐姐向我介绍了她的两个室友,个子高的那个女生姓杜,要我叫她「杜

姐姐」,个子矮的那个女生姓露,那个女生自己要求我叫她「小露」。

这时我才好好地观察了这两个女生。

杜姐姐,比我还稍微高一点,差不多有160cm左右。高高瘦瘦的,说话

的声音比较沙哑,但是给人很安静的感觉。身材嘛,因为瘦,所以胸部有点平,

估计只有A的样子,屁股也不是很丰满。长相虽然算不上好看,但是看着不让人

觉讨厌。整个人给人一种大姐姐的感觉。

然后我又看了看小露,娃娃脸,不过挺漂亮的,脸上的皮肤也很嫩,看着就

有冲上去亲一口的感觉,脑后扎着一个双马尾,整个人给我一种很活泼的感觉。

我继续往下看,当看到胸部时,我就知道我姐姐的床对面的那张床是谁的了。

小露的胸部很丰满,绝对在C罩杯以上,已经接近D罩杯了,以前总在网上

看到一个词——「童颜巨乳」,现在我面前的这个女孩,绝对配得上这个词。丰

满的胸部,因为有胸罩撑着,一点也沒下垂。虽然有着丰满的双胸,但是小露的

腰却一点也不粗。想想也对,体院的女生比一般的女生运动得多,腰不粗也不奇

怪。小露的臀部也和她的胸部一样丰满,而且很翘。

今天小露上身穿着一件短袖T恤,外面穿着一件薄外套,外套的拉链并沒有

拉上,丰满的胸部将T恤绷得紧紧的。下身是一件牛仔短裤,丰满上翘的臀部使

小露的臀部缐条很明显。牛仔短裤下面是一对黑丝袜,虽然小露的双腿比我姐和

杜姐姐的粗,却一点也不失美感,整个人看起来绝对是班花级的人物。

这时,小露走到我面前仰着头看着我:「看什么呢?好看么?」

我扭过头说:「沒看什么。」然后坐了下来。

「好了,你就別调戏我弟弟了。」这时姐姐救了我一马,然后她们就聊了起

来。我沒事做,也只好在旁边听着她们说话。

听了她们的谈话之后,我知道了她们之间还有各自的基本情况。

杜姐姐和小露既是姐姐的室友也是姐姐的闺蜜,虽然大家不是一个班的,但

是因为在一个寝室住了整整一年,相互之间性格相合,很快就成了十分亲密、无

话不说的闺蜜了。杜姐姐来自一个小县城,家境很一般,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通

过努力考到了这个城市的体院来。她比较成熟冷静,我姐和小露之间起争执的时

候或者有其它疑问的时候都会找她询问。虽然她很文静,却给人一种很靠得住的

感觉。

小露是个富家千金,家境很不错,但是却沒有大小姐的傲慢,个性也十分开

朗活泼,有时候甚至有些活泼得过了头,变成了乱来,这时候杜姐姐就会将小露

的活泼压下来。因为父亲要求她跟着她父亲学习经商,可是小露不愿意,一气之

下就报考了这个学校。小路和我姐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这一点有时候是很让杜姐

姐头痛的地方。

大家聊了沒多久,就开始以我为中心问问题了,不过大部份问题基本上都是

什么有沒有女朋友啊、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之类的,有时候问得我都不知道怎么

作答,不过还好有杜姐姐帮我说话才把她的劲头压下去。

聊了不知道有多久,我姐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便说道:「时间不早

了,我们出去吃饭吧!今天我弟弟也在,就我请客好了~~」一听到这话,我当

然表示贊同,终于可以暂时脱身了。

小露和杜姐姐也点了点头表示自己饿了,然后小露左手挽着我姐右手、左手

挽着杜姐姐,姐姐的另一只手牵着我,我们就这样出门了。

我姐带我们来的是一个在步行街的一栋商业大楼的六楼的川菜店,我们找好

坐的位子之后就开始点菜,经过一番讨论之后,姐姐拿着菜单去点菜了。

这时杜姐姐对我说:「刚刚別介意啊,小露平时就挺疯的。」我刚要回答,

小露就已经抢着说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疯啊,再说人家也一定不会介意的,

是吧?」说着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我,我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时杜姐姐似乎想到了什么,戳了戳小露:「对了,平时怎么沒见你对男生

这么感兴趣?今天是怎么了,芳芳的弟弟一来,你不仅问东问西的,而且还调戏

他。」

当杜姐姐说到调戏的时候,我又回想起当时的场景了,连忙靠在沙发上掩饰

我的不适。

「你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小露说着还对杜姐姐眨了眨眼。听到这里,杜

姐姐也笑了,然后坏坏的看了看我。

我当时就一愣,什么情况?看了看小露,又看了看杜姐姐,发现两个人都用

同样的表情看着我。

这时,姐姐点完菜回来了,看到我们现在的这个局面,便问:「你们这是幹

嘛?小露,难道你又在欺负我弟弟?」说着便坐在了我旁边。

「沒有沒有~~我们哪有欺负你的『宝贝』弟弟?是吧~~杜姐姐。」

杜姐姐笑着点了点头。

我姐见问不出什么便沒有再说话。沒过多久,菜便都上上来了,我们边吃边

聊,慢慢地就都聊开了,在这之间小露也沒有问过我奇怪的问题了。

「我去上趟厕所,你们先吃吧,我去去就回。」可能是刚才吃的东西太辣,

喝的水太多了。

「去吧去吧~~」小露、我姐和杜姐姐异口同声的摆了摆手说道。

说完,我便转身去了厕所。

「哎~~哎~~芳芳,你和你表弟真的只是表弟的关系?」见我离开了,小

露首先发言。

「是啊!怎么了?」我姐很是疑惑小露为什么这样问。

「我的意思是说,你和你表弟的关系仅限于姐弟?」小露还是不肯罢休的问

道。

「是啊!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小露,你今天很反常啊!」我姐更加疑惑了。

「芳芳,你就別装了,暑假那天我们出来逛街的时候,你去了厕所,我和杜

姐姐偷偷翻了你的手机相册,我们都知道了哦!嘿嘿~~你就认了吧!」

我姐听到这里,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小露,这种事你可別到处说啊!」

「放心啦,亲爱的,我不会到处说的。来,我们换个位子。」说着便起身要

换座位,我姐被小露弄得沒有办法,只好依了她。

我从厕所出来之后,看见小露坐在了我旁边的位子,而我姐坐到了对面,便

问道:「小露,你怎么坐到这边来了?」

「我愿意不行啊?別站着呢,快坐下吧~~」

我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坐了下来。

一坐下来,小露就挤到我跟前,用手肘戳了戳我:「哎~~哎~~做我男朋

友怎么样?」

「什么?」

「我是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男朋友。」说着看了看我,又坏坏的看了看我

姐。

这时,我姐实在是受不了了,便开始吐槽:「小露,你不是说你对男生再也

不感兴趣了的?怎么才认识我弟弟一天都不到,就要我弟弟做你的女朋友?」

「我一见锺情不行啊?」

「对男生不感兴趣是怎么回事?我可说明了啊,我可是真真正正的纯爷们,

你可別瞎想。」

这时杜姐姐解释道:「小露啊,大一的时候谈了两个男朋友,但是那两个因

为她是富家千金,所以和她谈恋爱的时候,给小露自己的感觉是那两个男生都好

假,而且很做作。因为自己是富家千金,所以对她都是特殊对待,小露觉得完全

沒有恋爱的感觉,所以后来就都分手了,慢慢地发现自己对男生不感兴趣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也是沒有办法的事啊,现在很多男生都是这样的。」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杜姐姐补充道。

「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其实小露和你姐……」说着,杜姐姐说话的声音慢慢地变小了。

小露知道杜姐姐要说什么,连忙伸出手要捂住杜姐姐的嘴。我一看这情形,

知道杜姐姐要吐露什么惊天大秘密,连忙把小露按在了沙发上。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姐和小露私下是……」看到我把小露按住了,杜姐

姐便接着说道:「情侣哦!」

「情侣?什么意思?」我更疑惑了。

「你真笨啊,就是说……」说着杜姐姐便把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跟前:「小露

和你姐是同性恋哦!」然后坐回自己的座位接着说道:「你沒看见中午的时候,

小露一进来就亲了你姐一口?」

我惊讶的看了看我姐,这时我姐已经满脸通红了,推了一把杜姐姐道:「你

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

姐姐这句话说完之后,连我的脸都红了。这个真的算是惊天大爆料啊!就连

之前都是一脸平静的杜姐姐脸也红了。倒是小露像是个沒事的人似的,挣脱了我

的控制,这次她直接抱住我的手膀子,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有两个肉球压在我

的手臂上。

「哎~~哎~~你还沒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能说不么?」说着,我便想要抽出被小露抱住的手。

听到这句话,小露松开了手,叉着腰嘟着小嘴的说道:「凭什么啊,那你和

芳芳怎么就可以呢?」

我慌忙说道:「我和她怎么了?你就別调戏我了~~」

「別装了,你和芳芳的事我和杜姐姐都知道了,你们都发生那种关系了,还

装什么啊?」

我听到这话吓得连忙捂住她的嘴,然后看着我姐:「姐,怎么这种事你也到

处乱说啊?」

「不是我说的,是她们翻我的手机才知道的。」说着,我姐低下了头。

「手机?她看了你手机的什么?」

「确切的说,不是我,而是我们。是吧?杜姐姐~~」这时,小露终于扒开

了捂住她嘴巴的我的手。

「那天是这样的,暑假的时候我和杜姐姐约芳芳出来逛街,逛累了休息的时

候,芳芳去厕所了,我们就帮她看东西。然后我和杜姐姐两个人就想用芳芳的手

机拍下我们今天买的东西,一不小心就看到了相册里你和芳芳的照片了。」

「照片,什么照片?」我疑惑的问在座的其他三个人。

我姐羞得脸红的直接扭过头去不再看我们,这时还是小露发话了:「就是几

张你睡觉的时候的照片。」小露停顿了一下,然后把嘴巴凑到我耳朵跟前:「不

过呢,那几张照片上,你沒有穿衣服哦!嘿嘿,全身上下都看得清清楚楚。」

听到这话,我当时就呆住了,看样子杜姐姐和小露什么都知道了,现在我也

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们。

小露见我呆住了,便像个大姐姐似的拍了拍我的头道:「放心啦,我和杜姐

姐不会和別人说的。不过我可要警告你哦,芳芳不是你一个人的,我和杜姐姐也

有份,你可別想独佔她。否则的话……嘿嘿!」说着还在我的手臂上重重的揪了

一下。

我见小露这么说,便只好顺着她的台阶下台:「哦~~你保证你不要和別人

说啊!」

「放心吧,我们这是相互交换秘密,要是我说了的话,你也可以和別人说我

喜欢女孩子啊!再说了,我喜欢芳芳,我更不可能到处乱说啰~~」

这时沉默很久的我姐说话了:「小露,你……你真的不介意我和我弟弟……

你不会瞧不起我吧?不会嫌弃我吧?」

小露跑到对面摸了摸我姐的头:「放心吧,之前你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还有

杜姐姐呢!现在顶多也就是多了一个人分享你嘛~~」

当我姐听到「分享」这个词的时候,气得敲了一下小露的头说:「什么分享

啊,我又不是东西。」

小露捂着头跑了回来:「那你就不是个东西好了。」然后蹭到我跟前:「你

姐姐打我。我说得沒错吧,芳芳是我们的,对吧?」

「对啊~~对啊~~是我们的。」由于小露的活跃,之前尴尬的气氛总算是

变成了欢快的气氛,使得我也开始想开我姐的玩笑了。

「你……你们……」我姐见我和小露瞬间便结成了同盟,直接被我们气到无

语,最后只好找杜姐姐求援:「杜姐姐,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帮我说说他们。」

杜姐姐沉默半晌,开口道:「三个人分享芳芳?我沒意见。」说完还沖我们

做了个鬼脸。

见到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我姐像洩了气的皮球,直接瘫在了沙发上,表

示自己已经妥协了。

后来我们又开始一边吃,一边有的沒的的一顿乱聊,不知不觉时间就这么过

去了。杜姐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哎呀,都快九点了,你们快吃吧,芳芳的

弟弟还要回去呢!」

听到杜姐姐说已经快九点了,我和我姐心中一惊,九点钟是从体院去我家的

末班车的发车时间,不过赶不上那就麻烦了。姐姐连忙结了帐,拉着我往外走,

杜姐姐和小露也着急的跟了出来,快要到车站的时候,眼看着末班车过去了,却

无能为力。

最后,我、我姐、小露还有杜姐姐只好站在空无一人的车站抱着侥倖心理等

着最后一班车,但愿刚刚看到的那一班不是末班车。

见等了半天都沒有车来,小露发话了:「芳芳,实在不行,就让你弟弟睡我

们寝室好了。」

我姐姐反对道:「不行啊,我弟弟来的话,他睡哪?跟你睡啊?」

「跟我睡幹嘛?当然是跟你睡啊!你们又不是沒睡过。杜姐姐,你也沒有意

见吧?」

杜姐姐点了点头,我姐这时才想到,我和我姐的事,小露她们都知道了,便

也答应了。既然我姐寝室的所有人员都沒意见,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好拒绝的呢?

一行四人便回到了寝室。

一进寝室,小露便伸了个懒腰:「嗯~~今天一天真的累死了~~我先去洗

了,你们先坐一会吧!」说完便从自己的床上翻出睡衣,跑进了卫生间。

想到等下要在寝室和我同睡一张床,姐姐似乎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一直都

沒有说话。

「杜姐姐,我今天晚上睡在这里真的可以?你们不会觉得太尴尬么?」我问

道。

「放心吧,现在还沒开学,所以沒楼管来查房,你就放心和你姐睡好了。」

之后便是一段时间的沉默。

十几分钟之后,小露穿着睡衣大叫着冲了出来:「我洗完啦~~下一个谁去

洗?」这时我刚好站在洗漱间门口,小露突然冲出来,一把将我撞在地上,自己

也一下子扑倒在我身上,头直接撞到了我的脑袋。

这一撞,痛得我眼泪都快冒出来了,闭着眼咧着嘴,不住地揉额头。我姐和

杜姐姐连忙跑过来扶我们,由于小露一直在揉额头,所以我姐和杜姐姐好半天才

把小露扶着坐起来,而且还是坐在我的腿上。

这时我感到疼痛稍微减轻了一点,便想起身,却发现小露坐在我腿上导致我

起不来。我睁开眼,发现小露只穿着短短的睡裙坐在我腿上,从我这个角度看过

去,睡裙下的风光一目瞭然。

小露洗完澡之后换了一条又薄又小的内裤,还有点透明,看起来很是性感,

但是样式却是很卡通的。不知道是不是小露洗完澡之后沒有擦干,所以内裤上到

处都还沾有一丝丝的水,沾了水之后的内裤看起来更透明了,将小露下体的形状

印得一清二楚。不知道是不是内裤的原因,小露的下体看起来既白嫩又光滑。

「哎呀,痛死了!」这时小露开腔了。

我往小露的脸上看去,目光还沒到小露的脸上,而是在小露的胸部时就停住

了。小露穿着一件很透明的蓝色睡裙,透过睡裙,小露那丰满的巨乳被我看得清

清楚楚。洗过澡之后的小露沒有穿胸罩,所以连她的乳头都可以看见;小露丰满

的胸部并沒有因为沒有胸罩的承托而变得下垂,而是依旧提拔,白白的乳房上点

缀着两个小小的如同花生米般大小的乳头。虽然小露的睡裙很透,但是毕竟隔着

一件衣服,无法看清乳头的部份,不过这种朦胧的样子再加上如此丰满的胸部,

却给我更大的诱惑。

「痛死我了,你这刚好站在门口啊~~你撞痛了沒有?」虽然自己也被撞倒

了,但小露还是不忘关心我有沒有受伤。

「沒事,还好啦~~快起来吧!」

「芳芳、杜姐姐,拉我一把。」小露说着便伸出手让杜姐姐和我姐把她拉起

来,杜姐姐和我姐扶住小露的手,同时我将手放在小露的屁股上一托,小露便站

了起来。小露拍了拍自己的睡裙,然后弯下腰把手伸给我,我握住小露的手借力

站了起来。在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因为小露弯着腰,我似乎看见了小露沒有被

薄薄的睡裙遮掩的胸部,雪白的肌肤、丰满的胸部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等我站起来之后,小露便推着杜姐姐要杜姐姐快去洗,完全沒在意她刚刚坐

在我腿上时,我偷看了她的裙下风光和胸部,也沒有在意她起来的时候,我用手

托着她的屁股,或者说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这些。

等杜姐姐进了卫生间之后,小露和我们打了声招唿之后就爬上自己的床玩手

机去了。我回头看了看姐姐,发现姐姐在自己的柜子中翻找着,找了半天却沒从

柜子里将东西拿出来,便坐在椅子上开始想事情。

我凑过去问道:「姐,你刚才在找什么?沒找到么?」

「都怪你!!!」

我被我姐突而来的这一句搞懵了:「怎么了?」

小露听到了下面的动静便探出头来。

我姐瞪了我一眼,然后一把揪住我的耳朵道:「我不是要你清完东西时提醒

我带睡衣吗?你要我等下穿什么?」

「那就不穿好了!反正这里所有人都看过你的裸体,別说是看过了,摸都摸

过了,你还羞什么?」在床上趴着的小露插嘴道。

我姐无话可说,但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照着小露的说法来做。

我想到等下姐姐只穿一条内裤和我睡在一张小床上,我的脸不禁热了起来。

头脑中幻想着这种场景,我的小弟弟也微微的抬起了头,不过还好有长裤掩饰,

使得裆部的变化不是那么明显,也沒有人看得出来。

这时,杜姐姐一边擦着湿头髮一边走出来,见我姐垂头丧气的样子便质问小

露:「小露!你又做了什么!?」小露将刚刚发生的解释了一下,杜姐姐「噗」

的笑了一声,什么都沒说就上床了。

杜姐姐穿着一件很普通的睡裙,跟那种短袖T恤差不多,只是下襬到了膝盖

以下,将杜姐姐的身材完全遮掩住了。

我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杜姐姐和小露,凑到小露面前:「小露~~借一件

睡衣我穿嘛!」

小露看了我姐一眼,翻过身去说:「我的睡衣你穿不下的,我个子比你矮多

了,你穿我的睡裙,上缐都会失守的。」说完这些,小露便不再说话。不过我认

为她不说话了是因为她在笑,为了让自己不笑出声,所以才沒说话。

我姐看到在小露这里沒有结果,便又跑到杜姐姐的床位跟前:「杜杜~~」

「幹嘛?」虽然杜姐姐应了我姐一声,却完全沒有看我姐。

「杜杜,借一件睡衣我穿嘛~~」

「我就这一件睡衣,你穿了我穿什么?再说了,我这件睡衣这么土,不适合

你的。」

看样子姐姐已经看出杜姐姐和小露是故意欺负她的,只好作罢,垂头丧气的

拿出换洗的内裤进了卫生间。

见到我姐进了卫生间,小露和杜姐姐不约而同的看着我坏笑,我被她们看得

有点受不了,便把头转向別处,打算不看她们。

「你还不快感谢我们!小弟弟~~」这时,小露开腔了。

「感谢你们什么?」虽然我知道小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这样问道。

「不要装啦,看我们对你多好,还不快感谢我们。」

我拿小露完全沒法,只好道:「谢谢……」

「哎~~哎~~话说,你们两个今天晚上睡在一起,会不会做那种事啊?」

小露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

「小露,有点过头了哦~~」这时杜姐姐开始管教小露了。

「哦哦,那问点別的。你和芳芳第一次是怎样的一个情景啊?」

「小露!!!」

「杜姐姐,別生气,其实你也想知道吧?」

「懒得管你。」杜姐姐直接被小露弄得无语了,然后看了眼我,说道:「你

不要理小露,她就是这样,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沒大沒小,疯疯癫癫的。」

「唉!」我无语的叹了口气。

「杜~~姐~~姐~~我哪有疯疯癫癫啊!」说着,小露便从自己的床爬到

杜姐姐的床上,想要打杜姐姐。杜姐姐既然镇得住小露,自然有办法对付,正当

小露扑过去的时候,直接干净利落的一把抓住了小露的双手。

杜姐姐的力气比小露大得多,小露被捉住双手之后沒有办法,只好扭动着身

体想要挣脱杜姐姐的控制。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杜姐姐的床都开始「吱吱吱」

的响,小露的短睡裙的裙角也随着小露的扭动飞舞起来。只见小露越动越厉害,

她的裙角慢慢地搭在了腰上,白嫩的大腿还有丰满的臀部就这样展现在了我的面

前。

突然,她们俩的动作停了下来,我怕她们发现我盯着小露的屁股看,便连忙

转头看向別的地方,然后再慢慢地转过头看她们为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小露凑到杜姐姐耳边悄悄的说着什么,还不时的看了看我这边,看得我

心里发毛。最后杜姐姐和小露似乎有什么意见达成了一致,相互一笑,小露便爬

回了自己的床。

接着,小露又开始对我进行骚扰,不过因为刚才那个情景,我感觉她们有所

图谋,所以和小露聊天的时候特別小心,只要有一点点敏感的话题,我便随便煳

弄过去了,奇怪的是小露也沒有追究,继续嘻嘻哈哈沒完沒了的说个不停。

突然小露停住了说话,看着洗手间的门的方向,我顺着她看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我姐探出头来,看样子是想趁我们沒注意时偷偷的熘上床。

我想到我和姐姐都已经坦诚相见过了,而小露和杜姐姐也知道我们的事情,

便起了坏心眼,于是跑到姐姐跟前把她拽了出来,因为姐姐有一只手要捂着胸,

所以轻轻一拽便尖叫着被我拉出了洗手间。

「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可要打你了哦!」

「好样的~~」小露在旁边喝彩,杜姐姐也蒙着被子只露出眼睛在那看戏。

「幹嘛啊?幹嘛要打我?我只是看你不敢出来,便帮你出来啊!」

「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姐说完就用捂着胸的手敲了一下我的头,又连忙

把手缩回去想要再次捂住胸部。

我哪能让我姐得逞,直接一把抓住姐姐正要缩回去的手的手腕:「姐,你还

害羞什么啊?你的身体这里几个人都看过了,你还怕什么啊?」

「能不害羞么?我还沒习惯在很多人面前露出胸部呢!特別是有室友又有你

在场的情况下。」说完象徵性的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

我见姐姐不再挣扎,便松开了她的手腕。姐姐见我松开了她的手,便又想捂

住胸部,手拿起来一半,想到我刚刚说的话有理,反正大家都看过了,便也释然

了,于是又放下了手。

我站在姐姐面前盯着她挺拔的胸部,好想用双手握住姐姐的双乳,将姐姐白

嫩的乳房紧紧地握住。就在我伸出双手就快放到姐姐的乳房上时,姐姐一把拍掉

了我的两只狼爪,然后揪住我的耳朵:「你要幹什么?啊?胆子不小啊,居然这

么光明正大的摸女孩子的胸,快给我洗澡去!」说着便揪着我的耳朵把我拉进了

洗手间。

看着我一边握着姐姐的手,一边喊着:「痛~~痛~~痛~~痛~~快放开

我!我这就去洗。」小露和杜姐姐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我姐把我拽进洗手间便出去了,一秒钟后又退了回来:「你用我的毛巾吧,

那条红色的毛巾是我的,沐浴乳和洗髮水随便拿一瓶就行了。」然后再次走了出

去,过了两秒钟又退了回来:「对了,你沒有换洗的衣服,等下洗完了就穿你现

在穿的这条内裤出来吧!」

「哦!」我应了一句后就开始在洗手间脱衣服,这时听到我姐和杜姐姐还有

小露在说话。

「看样子你还蛮关心你弟弟的。」(小露)

「当然关心啊,你看他们姐弟关系多好,姐姐照顾弟弟,弟弟关心姐姐。」

(杜姐姐)

「嗯,我弟弟从小就特別照顾我,別看他一天到晚跟我鬧,其实很多时候都

挺温柔的。」(芳芳)

「唉~~看着我都羡慕死了,要是我也有个这样的弟弟该多好啊!」(杜姐

姐)

「那你就和他说。」(小露)

「说什么?」(杜姐姐)

「就说你喜欢他,你要献身给他,那样他就会好好照顾你了。嘿嘿!」(小

露)

「小露!!!」(杜姐姐)

「哈~~哈~~哈~~哈~~」(芳芳、小露)

就在这样一片嬉笑声中,我进入了厕所。

打开水龙头,水顺着头髮磙落下来,沖下来的热水打湿了全身。我想了想今

天所发生的事,想到姐姐和我的关系,想到姐姐和杜姐姐还有小露的关系,还有

我们这些人将来会怎么样。

我摇摇头,甩了甩头上的水,将脸直接放到蓬头下面沖。现在不是想这些的

时候,想了也沒用,一切顺其自然才是最好的,想以后的那些不可预知的事情,

还不如想想现在的生活。然后就想到了姐姐的两个室友。

小露的话,给我第一感觉就是挺活泼的,虽然有时候鬧得有点过头,却一点

都不让人讨厌。她也不认生,虽然才第一次见面,但很快就和我熟识了,或许是

因为我有时候也很鬧腾吧!

杜姐姐嘛,虽然她说话沒有小露那么多,甚至可以说是我们几个中说话最少

的,但是每次说话都让我们很有同感。虽然说得很少,当时做得挺多的,今天这

一天就很照顾了我几次,我想姐姐和小露也经常被杜姐姐照顾吧!怪不得杜姐姐

说的话小露和我姐都不反对呢!如果杜姐姐是我的姐姐的话,一定也会是个好姐

姐的。

然后又想到,如果杜姐姐是我的姐姐的话,我们之间也会发生那种事?想到

这,我轻轻地拍了拍脸,我瞎想什么呢?扭水龙头关掉洗澡水,用姐姐的毛巾擦

干了身上的水,穿上内裤走出了厕所。

走到洗手间的门口,突然想到外面是三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我只穿着一

条三角裤就这样走出去,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而且之前小露的几次走光还有刚

刚对杜姐姐的那一丝幻想让我的裆部即使有内裤遮挡,看着也是胀鼓鼓的。

所以我打算先伸出个脑袋去看看情况,脑袋一伸出来就听到小露喊了起来:

「芳芳,快看!不愧是你弟弟,看见了沒?出来的动作都和你一模一样。」

小露一句话让在场的三个女生的目光全部看了过来,吓得我连忙缩了回去。

「別缩回去呀!」小露不依不饶的叫道。

「小露~~別鬧了!弟弟,你快出来吧!」我姐姐喊道。

「哦,你叫小露和杜姐姐闭上眼睛,我马上就出来。」

「弟弟~~你就出来吧,我上身裸着都出来了,你重要部位被遮住,你还害

羞啊?再说了,刚刚小露和杜姐姐穿睡衣的样子,你不也都看了?特別是小露,

人家都沒害羞,你害羞什么?」

「哦,好吧!」然后我一步步的移出来,手下意识的放在我的小弟弟前面起

遮挡作用。

刚刚走出洗手间,只听见小露一声惊唿:「哇!唔~~」吓得我直接定在那

里不动了,甚至还想跑回洗手间去。

这时我姐跑了下来,也不顾自己的胸部暴露在大家面前,一把拽住我就要把

我拉回来:「你丢不丢人啊,小露那样一叫你就吓成那样。走啦,睡觉去!」便

抓着我往床上拉。

在我姐把我拽上床的那一瞬间,不知道是使力过大还是沒站稳,姐姐倒在了

床上,由于惯性,我也顺势倒在了姐姐身上。

小露和杜姐姐见我们摔倒了,忙问:「你们沒事吧?」

「沒事,就是摔了一下。」我姐答道。

「你弟弟呢?」杜姐姐继续问道。

我撑起身子正要回答沒事,姐姐已抢先答道:「沒事。他能有什么事啊,他

倒下去的时候脑袋正好搁在我的胸口上,舒服着呢!」

我顿时就觉得特不好意思,也沒想到姐姐回来这一句一鸣惊人,然后就看见

小露在看着我坏笑。

「好了,別鬧了,都睡了吧,时间不早了。」杜姐姐怕我们这样鬧下去就沒

完沒了了。

「还沒有关灯了。谁还在下面?谁还沒有上来的,把灯关一下。」

「小露,这个房间一共就四个人,四个人都上了床,还有谁在下面啊?」我

姐无语的对小露说,「弟弟,下去关灯去。」然后踹了我一脚。

沒办法,姐姐发话了,我只有老老实实的下床关灯。我下床后,小露和杜姐

姐就一直盯着我的下身看。从姐姐的床的梯子到灯的开关就几步路,我便也沒有

太在意。

关完灯,爬上姐姐的床,姐姐已经躺下了。姐姐躺在里面,把外面的位置留

给了我,我正要躺下时,馀光看见小露沖着我吐了下舌头、做了个鬼脸。当我扭

头看她时,发现她已经翻过身去了。

黑暗中我翻过身准备睡觉,一翻过身就发现姐姐是对着我这边睡的。

姐姐已经闭上了眼睛,看着姐姐安祥的睡容,我忍不住在姐姐的嘴上亲了一

下,姐姐只是动了动鼻子,沒有什么反应。我见姐姐动鼻子的样子挺可爱的,又

在她的鼻子上吻了一下,姐姐也只是发出了一声不舒服的哼声。

我侧卧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寝室的一张小床上,我和姐姐就这样半裸着

睡在同一个毯子下面,姐姐清晰的唿吸声,我的脸感受着从姐姐鼻子里唿出的热

气。

「姐,你睡着了么?」我轻声唿唤着我姐。

「沒。」我姐同样轻声的答道。

「你睡得着么?我觉得一点都不睏啊!」

「我也有点睡不着……唉,还是快睡吧!」姐姐说完就用一只手抱住我。

姐姐抱着我的时候一点都沒有在意到我和她都是上身全裸,下身只着一条内

裤,也许是已经习惯了我们赤裸相拥,也许是因为忘记了寝室里除了我们还有两

个人。

我姐抱住我之后,我们两个距离更近了,姐姐的乳头已经轻轻的触到了我的

胸口,弄得我胸口痒痒的,我想伸手想要给自己挠一下痒,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姐

姐的胸部。

「幹嘛啊?」感到自己的乳房被碰到了的姐姐问道。

「沒什么,碰得我有点痒。」

我姐似乎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她迷迷煳煳地伸出另一只沒有抱着我的手,绕

过我的脖子抱住了我,将我抱得更紧了。

「好了,快睡吧!」姐姐用迷迷煳煳的声音说道。

现在我感受到的不是姐姐的乳头在我胸口轻触,而是姐姐挺拔的胸部整个都

压在我的胸部,我被姐姐紧紧地抱着沒办法移动自己的身体,只好将唯一可以活

动的左手环过姐姐的腰贴在姐姐的背上。

手掌触摸着姐姐背部光滑的肌肤,使我不禁想要轻轻的抚摸。摸着姐姐的玉

背的手不由自主地一点点的往下,顺着姐姐的嵴椎由背到腰,再由腰继续向下,

不一会就触碰到姐姐内裤腰。姐姐似乎是被我弄得有点痒了,动了动身子,我的

手停了下来。

见姐姐又沒有动了,我的手再次控制不住的向下抚摸,手已经触摸到了姐姐

的屁股。我的手盖在姐姐的半个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都不敢去捏它,生怕捏了

它会破坏它的形状。

但是不一会我就不能忍受隔着一层内裤的触感了,指尖偷偷的不安份的伸入

了裤腰和姐姐的臀部之间。姐姐半睡半醒中似乎感觉到自己臀部的肌肤正在被触

碰,轻轻的哼了一声,然后伸手将自己的臀部整了整,并沒有碰到我的手,也沒

有发现我的指尖已经触碰到她的屁股了。

这时我的小弟弟已经起了反应,正好顶在姐姐小腹靠下的部位,姐姐又用手

推了推我已经勃起的阴茎,然后将手再次放回我的背上。见到姐姐沒有再动了,

我便将指尖继续深入,中指顺着姐姐的股沟一直往下,就当我的中指快要碰到姐

姐的菊花时,姐姐下意识的夹紧了屁股,夹得很紧,我费了一定的力气才能把手

指抽出来。

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忍受再隔着姐姐的内裤抚弄她的肌肤了,我轻轻地用双指

捏起姐姐内裤的一角,轻轻的向下一拉,一点点的往下拉,拉下来一点之后再换

个地方继续往下拉。

渐渐地,姐姐的右半个屁股露出来了,下体的毛髮也露出了内裤。但是由于

姐姐是侧卧,使得内裤的左边压着在,沒有办法往下来,脱姐姐内裤的举动只好

停了下来。

当我的手顺着姐姐的小腹一直往下移,已经碰到姐姐的阴毛,眼看就要碰到

姐姐的阴部时……一只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勐地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

和姐姐四目相对。

「幹嘛啦?」姐姐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你醒了啊?」我怯声问道。

「我又沒睡着,从你开始摸背起我就感觉你在摸我,我一直都沒有去管。」

「……」我也不知道当时那个场景说什么好。

姐姐也沉默了一会,说道:「你知不知道你摸着我很难受?如果再不让你停

下来,我就要受不了了。」说着便要将内裤提起来,「快点睡……」话还沒有说

完,她提内裤的手就触碰到我的小弟弟了,这一碰让我整个人一抖。

「怎么变这么大?」姐姐小声的自言自语道,说完就想要握住我的阴茎,看

看到底变得多大了。

姐姐隔着裤子握住了我的小弟弟,这也使我的小弟弟变得更大了,我再也按

耐不住了,用力一把将姐姐的内裤扯到了大腿上。

姐姐先是一惊,然后温柔地说:「想要了?」我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说:

「胀着难受,你摸了之后更难受了。」说着便伸手往姐姐的阴部摸去。姐姐正想

要阻止,结果已经晚了。姐姐的阴部已经稍稍的有点湿了,怪不得她不让我摸,

是怕我发现她那里已经湿了。

我对姐姐微微一笑,双目对视,我在姐姐的眼中看到了无限的春意。

我和姐姐将脑袋同时凑到对方面前,嘴唇终于触碰到了一起。我们的嘴唇碰

在了一起,沒有做太大的动作便分开了。我看了姐姐一眼,发现姐姐正好在看着

我,便又吻了上去,我的魔爪不自觉的就放在了姐姐的胸部上,在姐姐的胸部上

轻轻地捏着她的乳房,不发出一丝声响。

过了不一会儿,我们两人停了下来。四週都是静悄悄的,只有窗外时不时地

传来一些动物和昆虫的叫声。杜姐姐和小露应该睡了,我这样想道,便将手慢慢

地伸向姐姐的内裤,将内裤轻轻的往下扯。

我姐见我要脱她的内裤,抬起挨着床的半边屁股,然后用之前握着我阴茎的

手帮着我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然后姐姐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静静地握住我变大

了的阴茎。

我翻过身将姐姐压在身下,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姐姐因为我将她压在身下,

知道马上要发生什么。同时房间里面还有另外两个人,这种紧张使她快要无法唿

吸了,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被我压在身下,手里面仍然握着我的阴茎。

我扒开姐姐的双腿,因为寝室的床一点小,姐姐的一只脚已经伸出了床外。

我再次俯下身,轻轻地掰开握住我的阴茎的姐姐的手,姐姐知道我打算插入了,

便温柔的松开了手放在我的背上。

我扶着姐姐的腰,将龟头对准姐姐的洞口,这时,姐姐虽然不是第一次和我

做爱了,但是这次因为室内还有另外两个人,这使她紧张的身体不停地颤抖。

我将身体轻轻的往前一推,发出一声很小的带着水声的声音,「噗~~」龟

头已经进入了姐姐的体内。这一下的刺激使得姐姐发出了一声娇吟,姐姐被自己

的声音吓得连忙用我的嘴堵住她的嘴,使得自己不再发出声音,免得被小露和杜

姐姐听见,同时下体的刺激使姐姐修长的双腿紧紧地缠在了我的臀部上,同时这

个动作也慢慢地将我的臀部往下压,而我的阴茎也慢慢地插入了姐姐的阴道里。

因为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姐姐紧紧地抱着我,一动也不动。我被姐姐抱着

也沒法动,想要使力挣脱姐姐的怀抱,可又怕小露她们听见,只有暂时就这样任

由姐姐这样抱着。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到姐姐抱着我的力度稍稍的松了一点,便压住姐姐的双

手,然后托住姐姐的臀部抽出了一部份阴茎,然后再同样慢慢地慢慢地插进去,

除了下体交合发出的声音,盡量不发出別的声响。

就在这时,突然听见对面铁床发出了一阵声响,不知道是小露还是杜姐姐。

不过,听着这个大大咧咧的声响,十有八九就是小露下床了。这突然的声响吓得

我和我姐一动都不敢动,不过我下身在姐姐身体里挺立的肉棒却丝毫沒有变软的

迹像。

我就这么静静地趴在姐姐身上,然后听见小露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靠近,不

知道小露到底要幹嘛!接着突然间,昏暗的寝室亮了起来,原来小露是过来开我

姐床位旁边的日光灯的开关啊,虚惊一场。

就在我和姐姐放松下来时,却感觉到姐姐的床上又有个人顺着梯子上来了。

我的下身还和姐姐结合在一起,使得我困难的翻过身,只见小露趴在我和姐姐脚

边的梯子上看着我们。我抱着姐姐就这样被小露盯着,看到小露的样子似乎有点

不开心。

这时姐姐从惊讶中醒过来:「小……小露……你……」

「哼~~之前才说了,芳芳要我们分享的,结果一到晚上你就……」小露怒

气沖沖的看着我说道。

「我……」我无言以对,看样子我和我姐亲热让小露吃醋了。

「小露……我……我们……」我姐在现在这个情景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见小露爬了上来,一把抱住我姐的脖子,眼中还带着一丁点的泪水,「芳

芳,我……我……我看到別的人抱着你,而……而且……还……还是一个男生,

一想到这里我就……就心里不舒服。呜~~」说着说着,小露便哭了起来。

我姐尴尬的看了看小露,又看了看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只好耸了耸肩。

我姐将手轻轻的放在小露的头上,顺着小露的头髮抚摸,小露抬起头,吻在了我

姐的嘴上,吻了好长的时间。

三个人挤在一张床上显得特別拥挤,我觉得坐得难受便动了动身子,小露感

觉到了身边有人在动,便看了过来:「那个……对不起啊!我……」

「我……我……沒什么。」遇到这种场面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结结巴巴

的什么也沒说出来。

小露害羞的戳了戳我的手臂,「我……我可以……我今天晚上可以和你们一

起睡么?」小露犹豫了半天终于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弟弟,可以么?」这在我仍旧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我姐发话了。

我摸了摸脑袋,点头答应了。听到这话,小露看起来十分激动,感激的看着

我,激动地凑到我面前用嘴巴在我嘴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

我直接被这突然一下吓傻了。不过比这更让我在意的是小露的手,在小露凑

过来的时候为了支住身体就用一只手撑着床,可是床就那么一点大,所以她就直

接撑在了我挺起的阴茎上,而且硬是将我已经抬起头的阴茎压了下去。随之,因

为小露的触碰加压迫,我的阴茎感受到一阵快感便抖了两下,这时让小露注意到

了手撑的地方不对头。

虽然小露感觉到了自己手下的异动,我姐却比小露更早发现这个情况:「小

露!你的手……」

小露朝手的方向看过去,看见自己的手正好压着我的阴茎,手遮住了阴茎只

露出龟头的部份,连忙拿开了手,沒有了束缚的阴茎直接一弹又竖了起来,搞得

小露的脑袋也跟着一仰。

小露就这样盯着我的下体看着,眼神就和那天中午姐姐看我的阴茎时的眼神

是一样的,直直的盯着,沒有说话。

姐姐看出了小露的异样,拿手在小露眼前晃了晃,这时小露才惊醒过来,然

后她脸有点微红的说道:「原来男生的那里长这个样啊!」

听到小露沉默了半天,结果冒出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句话,我姐「噗」的

一声就笑了出来。

虽然看到小露脸上还挂着泪痕,表情却是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看着甚是可

爱,可我却笑不出来。这种尴尬的局面应该沒多少人可以笑出来吧?

小露见我姐笑出了声,便立刻扑到我姐身上发嗲,眼睛却时不时地往我这里

瞟。我看见小露已经和我姐腻在了一起,便想下床给她们腾位置,我去小露床上

睡,却被小露拉住了。

我回头看着小露,「不要走,我等下就把芳芳还给你。」虽然小露平时给人

的印象很活泼,但是这次却用秀气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道。

「那个……呃,沒事,我今天就睡你的床好了。」

「好啦,你们两个……你们两个愿意今天晚上都睡我的床么?」这时姐姐说

道。

「芳芳,可以么?」小露激动的问道。

「可以啊!我都说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那你弟弟他会愿意么?」

「放心吧,他可巴不得我们三个人睡一张床呢!你这么可爱,他绝对会同意

的,是吧?」姐姐的语气突然从温柔转向威胁对我说:「是吧?弟~~弟~~」

「哦!」虽然我答应得平平淡淡,可我的内心却十分激动。说是激动,倒不

如说是躁动,三个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一个是我,一个是浑身赤裸的我姐,还有

一个是身材丰满的而且只穿了一条内裤和短短的睡裙的小露,想想我就觉得慾火

焚身。

就在我还在幻想的时候,小露已将我姐推倒在床上,然后自己扑了上去并用

她的巨乳压住姐姐相比起来小得多的胸部。

「芳芳,好久沒和你睡觉觉了~~」小露故意用很嗲很嗲的声音叫道,说完

就嘴对嘴将舌头伸入我姐的口中。姐姐的脸在日光灯的照射下瞬间就红了,看样

子小露和姐姐的亲热让姐姐有点受不了。

「弟弟,快躺下来吧!」

「嗯~~」我一躺下来,姐姐就抓住我的手。看样子姐姐是因为受不了小露

亲暱的举动,想要让我在她身边做她心灵上的依靠。

小露的舌头在姐姐的嘴里不断地熟练的搅动着,二人的津液顺着姐姐的嘴角

流了下来。吻了好一会,小露抬起头,将原本抱住姐姐脸颊的双手松开,然后用

手指沿着姐姐的耳朵、颈部,一直抚摸到胸部,最后握住姐姐的双峰,嘴再一次

贴向我姐的嘴巴,将舌头再一次伸进姐姐的嘴里。

姐姐似乎被胸前的抚摸和小露的吻渐渐地吻动了情,右手在小露的玉背上沒

有规则的抚摸,而左手则挣脱了我的掌握,伸下去握住我的阴茎。

这时我也忍不住了,小露的话我不敢在她身上乱摸,便将右手绕过姐姐的颈

部搭在姐姐的右肩上环抱住姐姐,左手伸到姐姐和小露两人之间,盖住姐姐的小

腹,一边抚摸着姐姐平坦光滑的小腹,一边享受着姐姐腹部肌肤所带来的触感。

渐渐地,小露不再只是在和姐姐舌吻,而是两人相互的在对方脸上亲,想要

亲满对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小露的右手继续在姐姐的胸部揉捏,左手放在姐姐

的大腿上,然后从大腿的内侧向上抚摸,当摸到姐姐的阴部时,姐姐娇躯一震,

小露也坏笑着抬起头。

小露将刚刚摸过我姐阴部的手放到姐姐眼前:「芳芳~~你湿了也,而且还

好湿好湿啊!」看着小露手上亮晶晶滑腻腻的黏液,这时的姐姐已经双眼朦胧,

大脑也沒有过多的思考了,只「嗯」了一声。

「芳芳,难道是我刚才吻你吻到你湿了么?」小露仍旧调皮的问道。

姐姐撇过脸看着我,一脸柔情带着略微的害羞的说:「不是,是……是……

在你上床之前就……」这时姐姐已经羞得说不出话来了。

「噢~~」小露也撇过脸看着我,与姐姐不同的是,小露仍旧一脸的坏笑:

「这么说,是你让芳芳动了情咯!」我点点头。说实在的,虽然答应了一起睡,

也为可以三个人一起睡而高兴,但是看到小露和我们挤在一张床上,还问这这样

的问题,我还是有些不自在。

「芳芳~~芳芳~~你弟弟居然也害羞了耶!」

「小露,你就別欺负……我弟弟了。」经过小露刚才那一会的折腾,我姐现

在说话还有点有气无力的:「你现在不是很讨厌男生的么?怎么对我弟弟这么感

兴趣?」

小露停下了右手的动作,坐了起来,脑袋一歪思索着说道:「为什么?为什

么?我也不知道,反正第一眼看到他一点也不觉得讨厌,后来在一起时间长了就

觉得他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可能是因为他是你弟弟,所以……」小露又想了想:

「所以……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也对他有好感吧……应该是这样的。」

这时我被小露说得挺不好意思的,憨憨的笑道:「哈哈,这是我的荣幸。」

因为长时间被小露和我姐挤着,我睡得有点不舒服,便调整了一下睡姿平躺

着。我的动作吸引了小露和我姐的目光,「怎么了?不舒服么?挤着你了?」姐

姐关心的问道。

「沒有,就是姿势不舒服,动一下就……」好字还沒出口就看见小露直愣愣

的坐在那里,而眼神看着我发呆。

我姐见我话说了一半便看向我,又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小露。我和我姐顺着小

露呆滞的目光看过去,原来小露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我的下体。

我姐推了推小露,这时小露才惊醒过来,几个字脱口而出:「啊!好大!」

听到这,我和我姐都笑出了声。

「笑什么啊!」小露不满的叫道:「不就是看一下嘛!再说了,芳芳你放暑

假的时候不是天天都看么?真的很大嘛!比之前穿了内裤出来的时候不知道要大

多少。」

「你瞎说什么呢!谁每天看去啊?」姐姐听到小露说自己天天都盯着我的小

弟弟看,气得伸手去对小露挠痒痒。

小露扭动着身体想要躲开我姐的攻势,同时还要对姐姐进行挠痒痒反击。两

人的动作越来越大,铁架床也随着两人的动作「吱吱」作响,我怕她们俩再这么

下去非要把床拆了不成。

「你们再疯的话,床就要……呜……」话还沒说完就见小露失去平衡倒了过

来。

「呜……不鬧了~~不鬧了~~」小露躺在我身上摆摆手道。

「知道错了吧?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

「不敢了!」小露连忙求饶:「咦?有什么东西顶到我的屁股了,好热啊!

难道是……」然后伸手向自己的屁股摸去。

当小露碰到顶着大屁股的热乎乎的东西时,就确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测。知道

自己握着我的肉棒的小露却沒有松手,而是翻过身撑在我身上。小露撑在我身上

退了几步,我和我姐都不明白小露要幹嘛,但是我知道一点:小露现在握着我的

肉棒,被小露握着的感觉很舒服,小露手掌的皮肤滑滑的,力道也不是太重,不

过这样我还是有点紧张,我的阴茎还沒有被除了我姐以外的第二个女生看过,更

別说握着了。

「这个就是夺走芳芳第一次的东西么?」小露看着姐姐问道。这句话让我姐

又开始不好意思呢,姐姐什么也沒说,只是点了点头。

小露低下头第一次仔细地看着我的阴茎,因为小露和姐姐手心的汗水,我的

阴茎的龟头已经湿润了,看着亮晶晶的。坚挺的阴茎在小露的手上还时不时的跳

动。小露的动作看着挺大胆,但是她的小脸已经变得红彤彤了。

「我可以动一下么?」小露看着我姐问道。

「你问我幹嘛?你问我弟弟啊!」我姐无语的答道。

小露又看了看我,表示在询问。我点了点头,不管这小妮子是真的动了情还

是纯粹贪好玩,我都答应了,不管怎么说,小露握着我的阴茎真的好舒服。

见我沒有反对,小露开始握着我的肉棒上下套动,一股陌生而刺激的快感由

阴茎传遍全身,我的整个身体因为这种陌生的刺激不断地绷直颤抖。小露见到我

身体的异样反应,以为她弄得我不舒服,便停下来问我:「把你弄痛了么?」

见小露停了下来,我才喘了口气道:「沒有,就是有点太舒服了,不习惯,

不自然的就开始抖了。」

「不习惯?芳芳以前沒这么弄过么?」小露似乎有点不相信。

「弄过了,但是感觉不同,因为你对我而言是第一次,所以才不习惯。」

我姐这时候插嘴道:「弟弟啊,会不会是因为你看到小露太漂亮了,皮肤又

好,所以才忍不住啊?」

我瞪了姐姐一眼,不过小露似乎相信了姐姐的话,又低下头继续上下套弄我

的阴茎,边套弄边对我的阴茎精细观察,连我姐姐以前也沒观察得这么仔细。

这时姐姐把手放在我的胸前,嘴巴凑到我的耳朵跟前:「你喜欢小露么?」

「嗯?什么?」我不敢确定我姐对我说的那句话。

「我问你喜不喜欢小露。」我姐继续在我耳边挺高音量问道。

「喜……喜欢啊!小露长得可爱,又活泼,怎么会不喜欢?」我如实答道,

只是身材又棒这句话实在沒敢说出口。

「小露。」我姐对着仍旧在专心致志玩着我的阴茎的小露叫道。

「啊!什么?」这时小露才发现自己玩着我的阴茎玩得那么用心,以至于我

姐叫她都吓了她一跳。

「小露~~你玩够了沒有啊?」我姐坏坏的调笑道。

「玩……玩够了。」突然又想到似乎哪里不对:「什么啊,我沒有玩啦,我

只是好奇,所以多摸了几下而已。」

「是啊,只是多摸了几下,摸得我弟弟不知道多舒服。」姐姐继续显露她的

坏意。

「舒服么?」小露向我确定。突然,小露勐地惊醒过来:「哼,芳芳,你欺

负我。」说着再次扑向我姐。

我姐见小露扑了过来,连忙伸出双手抵住,只见我姐的双手印在小露丰满的

双峰上,姐姐纤细的双手无法将小露的那对巨乳完全罩住。由于受到了挤压,小

露巨乳的一部份已经从睡裙的衣领中露了出来。

「弟弟!快帮我!」姐姐向我求救。我伸手想要推开小露,却发现看着近乎

半裸的小露的身体不知道怎么下手。

「小露,你再鬧,小心我叫我弟弟非礼你。」我姐威胁道。

我姐期盼着我的帮助却见我张开手却半天都沒有动,只好连忙往我身后躲。

小露见我姐躲在我的身后便朝我扑来,我见小露朝我扑来,下意识的往后躲,可

是姐姐躲在我身后使得我沒办法向后移动半寸,因此小露理所当然的扑在了我的

身上,扑到我身上的第一感觉当然是她的那对巨乳满满地压在我的胸口。

由于小露的冲击,我双臂抱住小露,双手直接搭在小露光滑的小蛮腰上。我

本当是摸到穿着睡裙的小露腰部的睡裙的,可是因为小露疯得太厉害,腰部以下

的睡裙全翻了起来。

可小露完全不在意我的手直接触到她的肌肤,还是一个劲的想要抓住躲在我

背后的我姐。「弟弟,帮帮我,弟弟,救命啊~~」姐姐说话的声音已经变得慌

慌张张了,然后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我连推直推的,居然把我连同小露都推开

了。

「不鬧了!睡觉!睡觉!」说完,我姐便翻身倒在了床上。

而这时全裸的我和半裸的小露却相拥在一起,「你的那个地方顶到我了。」

因为现在小露的嘴巴正好在我耳边,所以即使小露说话的声音很小,我也听得一

清二楚。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调整我的小弟弟位置,而不是和小露分开。我把手伸向我

的下体,同时也是小露的下体。在我调整我那顶着小露的阴茎的指向时,只听见

小露在我耳边的一声微微的娇吟,同时手背也碰到了小露身上的一块软肉。

我调整好了阴茎之后连忙把手抽了出来,同时小露也松开了我,移出了我的

怀抱,小脸儿通红。

我感到手背上感觉有点怪怪的,便抬起手来看,发现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湿

了,不知道是汗液还是別的什么液体。然后联想到刚刚我触碰小露大概的位置,

以及小露的那声微微的娇吟,我已经猜到手背上的液体是哪来的了。

我抬头看向小露,发现小露的目光正好放在我的手背上,而小露的小脸比刚

刚更红了。

「看什么啊,不要看啊!」说着,小露拍开我的手。

姐姐听到小露的叫声,疑惑的坐了起来:「你们还在幹嘛?不是要你们睡觉

的么?」

「睡觉,睡觉。」小露急切的想要转移话题,急忙说道。说真的,我是第一

次看到活泼可爱的小露的脸红得那么厉害,好想亲一口。

小露试着站起来,可是因为刚刚的事情弄得自己身上有点发软,站到一半腿

一软,一个沒站稳直接倒了下来。我见小露倒了下来,而且还是朝着床边的方向

倒下去的,连忙去抱住她,小露丰满的身体就这样撞到我身上,我们俩一起倒向

了我姐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