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第一次口交射在了教室裏

时间:2020-07-31

第一次口交射在了教室�】

    知道一般的年轻男子都讨厌什麽吗?

    我想不用说,一般的男人都会最讨厌大姨妈的光顾了,特别是对于性欲特别

强的男士,这个往往就会成爲出去寻欢问柳的借口。其实,我个人觉得这样不太

好,其实还有很多办法可以解决的,沒必要要以伤害对方作爲代价的。

    体验过性交的人都知道,那种感觉是很难用言语来形容的,岂一个爽字了得

啊!但是,我敢说,当你体验过口交之后,你绝对会有一种乘龙欲上天的感觉,

虽然最终结果是一样,但是其舒适度,和内心深处的感觉是绝对不同的,尤其是

那过程。

    我还记得我的初次口交是发生在大学时,而且竟然是发生在神圣的教室�,

让我特别有成就感,我称之爲毕业留念,因爲,那精斑在石灰粉刷的墙面上保存

了很久,虽然有人注意到了,但是沒人会想到那竟然会是我的万子千孙呢!

    那夜,我和女友饭后,散了会步,实在无聊,她便提出到教室自习。我看也

沒甚事可做,便同意了。

    到了教学楼,我们选了一间较小的,无人的教室坐了了。一开始还有人过来

看看,一看有人在�面,他们又走了。一般情侣在的教室,是沒人还愿意进来学

习的。到了更晚些的时候,就根本沒有人经过了。

    虽然夏天已经快过完了,但是却还是异常闷热,加上我女朋友的姨妈来探望

她了,我更是憋了好几天沒地方发洩了,特别是向我这样性欲很强的人来说,那

股难受劲就别提了。

    我们看会书,聊会天,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很晚了,都快到了熄灯的时候了。

    我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将她压倒在闆凳之上,就开始疯狂的亲吻起来,当我

把手伸进她的内裤时,被她一把抓住了。

    :“不要这样了,乖了!忍不住了吧?再等几天吧!很快的哦!”她安慰我

说道。

    我沮丧的坐了起来,在一旁一言也不发。

    她也很是无奈,不知道该怎麽劝说我才好:“不要不高兴了!我也沒有办法

啊!女人都是这样的啊!”

    :“可是,可是我?唉!算了!忍着吧!”我说道。

    :“你乖嘛!听话!只要我一好,马上就给你,好吧?”她逗我道,顺便将

手伸进了我的内裤,开始玩弄起我的阳具来了。

    本来就硬的不行,加上那一只温暖的玉手的调戏,我更是欲火中烧了。

    估计她也看出来我不行了,然后说道:“看你这难受的样儿?看来不帮你解

决你今晚是睡不着的了,我也不用回寝室睡觉了!那就让我来满足一下你吧!”

她说道。

    “可是我们又不能做?”我说道。

    “总之我有办法就是呢!”她说着就将我的裤子拉链拉开,将我的阴茎取

了出来。

    “你,你要幹什麽?”我紧张的问道。

    “这不真是你想要的吗?今天我就成全你吧!”她说着,就蹲了下来,一

口将我的阴茎纳入了嘴中。

    天啊!沒想到她今天竟然这麽主动,其实之前我都要求过的,只是她死活不

答应,说是很髒,沒想到她今天竟然主动张嘴了,我是又惊又喜,并开始享受着

这快感了。

    这和做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而且甚至比做爱更加舒服,因爲,首先是自己

不用动,只要放松下来享受着就好了,另外,嘴�的唾液充足,足够润滑,而且

还有舌头这个灵巧的工具,当她的舌头围绕着我的龟头边缘慢慢旋转时,那种快

感直沖天际,都让我忘记自己是谁了。

    过了一会儿,估计她也是累了,擡头说道:“怎麽样?现自舒服多了吧?”

    “恩!很舒服!谢谢老婆!”我感激的说道。

    “只要你舒服就好了!继续享受吧!要射了的时候说一声哦!”她说道。

    于是她开始了继续的工作。

    看着她的头一上一下,把我的阴茎吞吞吐吐,时而吸允着整个龟头,时而添

着我的马眼,时而将整个阴茎全都含进嘴�,直到根部,感觉我的龟头都挤进了

她的喉管了。

    我就坐在椅子上品尝着这无双的快感。

    她开始加速套弄我的阴茎了,上下的动作很快,而且很用力的在吸允着,感

觉我的精液都快被她给吸出来了。

    难怪这麽多人喜欢口交呢,原来是这麽的舒服啊!一点也不比进入阴道差。

    我的阴茎上已经布满了她的口水,就好像淫水一般,连裤子都被弄湿了。她

时不时的翻着眼睛看着我,看着我的阳具就这样在她嘴�被她的舌头玩弄,然后

一种呆呆的眼神看着我,真的感觉自己就要升仙了。

    她又休息了一下,然后就借着口水的湿润,用手套弄起我的阴茎来了。

    这可比我自己打飞机的感觉要好上千万倍了,还有一种渍渍的水声,更加让

我性欲高涨,感觉火山即将爆发了。

    套弄了一会之后,她再次含住我的阴茎,然后一边用嘴在龟头上上下套弄,

一边用手快速的揉搓着阴茎,并强烈的感觉到她的舌头在我的尿道口处不断的围

绕。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将腰一挺,然后马上说道:“我要来了!我要来了!”

    她似乎也感觉到了,马上退到了一边,我马上换上自己的手,紧紧捏住阴茎,

对着墙壁上几股强烈的沖击,那乳白色的精液便顺着墙面留了下来。只剩我的阴

茎兀自还在那儿跳动着。

    我们取出了纸巾,清理幹净了身上,唯独留下墙上的精液不去清理。她问我

爲什麽?我说我要留下来做纪念的!

    我们温存了一会儿之后,便满足的回寝室去了。

    从此之后,我就总是盼望着她来月经了,因爲只有这样,我才有理由让她爲

我口交,而且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刺激!